關於部落格
有人說媒體是第四權,不過以現在媒體的水準,真是讓人涕泗縱橫,淚如泉湧啊!


_uacct = "UA-145186-3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68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教學】怎樣才能最輕鬆地賺到稿費?(by客座炮手kow)

2005.01.21  中時晚報 青天與酷吏之間 【文:胡承渝 圖:2005官方月曆 圖說:我是庫妹,不是酷吏喔~
kow1
法務部長陳定南自視極高,曾規定受刑人要念他的家書,寫心得;也曾用公款印他的文章,發給法務部的公務員,教他們怎樣學英文。他又特別喜歡管小事,常為一點小事搞得下屬人仰馬翻,連廁所的管子都要親自設計。最近又有報導,他不喜歡法務部大樓上的「法務部」三個字的字體,改過幾次都不滿意,所以一直沒有定案。 第一段當然是開宗明義地指出要寫些什麼,作者提到陳定南好管小事,文章標題有「青天」和「酷吏」,他舉出的這些例子,似乎無法達到「酷吏」的標準,不過,so what?反正破題有交代這篇文章是要講陳定南,那就得了。第一段就用了145字,可取。 王夫之在《讀通鑑論》裏評論,「清、慎、勤」三種德行本來是好的官員應該具備的,但如不識大體,常會發生流弊﹕「矜其清,則待物也必刻;矜其慎,則察物也必細;矜其勤,則求物也必煩。」他主張正確的做法則是﹕「夫君子之清,清以和;君子之慎,慎以簡;君子之勤,勤以敬其事,而無位外之圖。於己不浼,非盡天下而使嚴於簞豆也;於令不妄,非拘文法而求盡於一切也;於心不逸,非顛倒雞鳴之衣裳,以使人從我而不息也。」陳定南就是因為以「清、慎、勤」自負而不識大體,所以他表現出來的是王夫之所指出的流弊「刻、細、煩」,而不是君子之風的「和、簡、敬其事」。 第二段就厲害了。王夫之是誰?《讀通鑑論》是什麼?這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一大段文言文,就給他原文照抄,反正大家都不會認真去看,而且可以賺字數,多好。在不知名文言文的加持之下,第二段就用了262個字,贊,距離寫滿六百個字已經不遠了。 《老殘遊記》裏描述了兩種不同的清官﹕一位深通人情的白子壽,和一位酷吏剛弼。雖然他們都不貪污,但審理疑犯的態度完全不一樣。白子壽批評剛弼說﹕「清廉人原是最令人佩服的,只有一個脾氣不好,他總覺得天下人都是小人,只他一個人是君子。」陳定南自認不論道德、學問、見識都高人一等,所以不相信別人,認為什麼事只有自己親自做才行,正是白子壽所批評的缺點。他如果在清朝做官,多半會成為剛弼一類的酷吏,而不是像白子壽一樣的真正「青天」。 俗話說,好久沈甕底,打電動大到最後也一定會遇到魔王,所以最後一段最強,強到不行,老殘遊記也出現了。最後一段用個208個字,happy ending。 陳定南到底有沒有「自認不論道德、學問、見識都高人一等,所以不相信別人,認為什麼事只有自己親自做才行」,這個我不知道,但根據作者在第一段所提出的例子,充其量也只不過是「龜毛」而已,還算不上酷吏。作者在二三段用了許多中國古時候偉大的例子,要來說明陳定南確實是酷吏,但卻忘了,中國古代是做官的說了算,並無完整體制來給他約束,而現在的台灣還是這樣嗎?作者也太小看近代國家機器在制度設計上的制衡機制吧! 只因為陳定南龜毛,所以就等於酷吏?這應該從何說起?看完這篇文章,我只知道:「喔,陳定南很龜毛,然後很多文言文,然後龜毛等於酷吏....,嗯,作者的稿費不錯賺喔。」 讀後心得: 1.龜毛的人不能當官,否則一定是酷吏。 2.酷吏的標準是什麼,請自行參閱:《讀通鑑論》和《老殘遊記》。 3.如何證明一個人是酷吏?只要能夠用文言文來舉證,就罪證確鑿了。 4.以後寫文章記得多抄些文言文,不用花什麼力氣就可以輕輕鬆鬆賺到稿費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