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有人說媒體是第四權,不過以現在媒體的水準,真是讓人涕泗縱橫,淚如泉湧啊!


_uacct = "UA-145186-3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68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自打嘴巴,莫此為甚─黃哲斌的『別光是消費王建民!』

(以下粗體為黃大記者文章,紅字為敝人眉批) 也難怪,七月溼熱難忍,日頭熾熱咬人,偏又國事蜩螗,我們共享一個貪婪寡廉,趕也趕不走的國家元首,看他日日搬演髒污劣行,彷彿示範政治人物的道德標準可以如何低下,讓人罵到嘴角發酸;於是乎,遙遠的王建民似乎成為全體國民的救贖。 華麗冗長的開場不足以掩飾其愚蠢(雖說『熾熱咬人』也是頗怪)。另外,不要把我拉進你那『全體國民』裡。 這是種奇異的集體心理,看王建民每一次出賽,與大聯盟怪獸般的打者對決,艱辛地搶下一個好球、擠出一個出局數、挽救一個危機半局,終究贏得一次勝投,整個島嶼遂與有榮焉,我們各自藉著心理投射,讓阿民圓滿了我們的美夢:小老百姓重拾奮鬥成功的榮光記憶、政治人物幻想台灣走上世界舞台、媒體(包括我在內)緊抓住英雄元素的完美原型、我們則透過棒球競賽的規則與運作,重新相信「機運」與「實力」必須植基於「公平」的社會體系之上。 這些都是我們遺失已久的資產,我們藉著王建民在投手丘上的展示,儀式性地共享了一則神話,關於國族的想像,關於褪色已久的符號台灣(「台灣人的驕傲」、「台灣之光」,多麼熟悉的口號)。 所以『你們』都不用脫褲子就能高潮啊?看A片用心理投射的就能爽?還是也可以這麼說,『看南佳也每一次上馬,與日本AV界妖精般的女優對決,艱辛地使出一次火車便當、掏出一次潮吹,終究贏得一次爆漿,整個島嶼遂與有榮焉,我們各自藉著心理投射,讓南佳也圓滿了我們的美夢』?自己硬不起來才需要什麼勞什子的英雄元素吧? 另外,「機運」與「實力」必須植基於「公平」的社會體系之上─這更是不知所云。意思是說,沒有公平的社會體系,就沒有機運和實力的存在?這哪裡說得通了? 所以遺失已久的資產到底是指什麼? 但除此之外,我們是否意識到,當我們過度消費王建民的同時,台灣的棒球正一點一滴死去? 兩則最近的新聞,適切可以對照: 第一件,七月底在荷蘭舉行的哈連盃國際賽,中華零比一輸給大陸(中略) 第二件,一樣是七月底,兩支中華少棒隊,分別在日本拿下世界軟式少棒冠軍,及在台北取得小馬聯盟的亞洲區代表權(中略)我們的少棒水準,顯然仍是亞洲第一,甚至世界第一。 (中略) 如果我們願意相信:台灣僅僅提供了一個活潑的棒球風氣,一個讓璞玉足以琢磨拋光的場域,讓王建民這樣的年輕人得以站穩棒球的至高殿堂,那麼,我們必須自問:下一個王建民在哪裡? 拿哈連杯的比賽結果大驚小怪意義其實不大。本屆冠軍是荷蘭,9:6贏古巴封王;而中華第一場就贏美國,對古巴也不過小輸一分,那又怎樣?國際賽磨練年輕球員本來就是正常的,就算輸也得看一下內涵,用這來評斷棒球水準,是外行人說外行話。 另外,小馬聯盟的比賽也是。你知道台灣已經五年沒拿過冠軍了嗎?今年一拿到代表權,又變少棒水準世界第一?講少棒還在講世界冠軍更是蠢,這種想法也是台灣棒球發展的絆腳石之一。 我的想法是,根本不需要問『下一個王建民在哪裡』這種問題,除非你是球探或是運動經紀人。那如果要有球探這種東西,職棒球團經營者們可能要先換腦(La New的可能不必),高層也該換一換,不要再說出挖角不利職棒發展,而明明自己就無心發展。 另外就是不懂裝懂的人可以少講一點,尤其是那種只是為了置入政治立場或意識形態的傢伙。 隨文附上非美圖一枚(美圖後補,連之前的一起補@@),另一個自打嘴巴的好例子: 專題:十年後,孩子誰來教? 副標:高中畢業變身價七十億全球製帽大王 眉批:那你擔心個屁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